朱镕基:本届政府若都是好好先生就对不起人民

中纪委派出巡视组到一些地区和部门进行检查,查出不少问题。我就想不到,其中很多人还是我的老朋友,这么无法无天,哪儿还有半点公仆的气味?!

国家计委就存在这种现象。一个小姑娘坐在那里,地方的同志跑到她跟前去汇报,不但不让人家坐,而且连眼皮都不抬。变成“处长专政”,那还得了?

同志们一定要关心群众疾苦。你看了才知道,有许多事情荒谬得不得了,令人发指,看了以后血压都会升高。

《朱镕基讲话实录》(一至四卷)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自9月8日起,由人民出版社和中国财经出版社向全国发行。

《朱镕基讲话实录》收录了朱镕基同志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总理期间的重要讲话、文章、信件、批语等348篇,约123万字。收入照片272幅,批语、书信及题词影印件30件,绝大部分是第一次公开发表。

朱镕基同志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和国务院总理期间,适逢我国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关键时期。《实录》翔实反映了朱镕基同志在中国改革和发展中的工作历程,内容丰富,语言生动,图文并茂,可读性强。

今年4月22日清华大学校庆时,曾兼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的朱镕基回到母校向师生们介绍这本新书时说,该书有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只讲真话,没有套话。所有在我任职期间的正式讲话,包括五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全部不收,因为它们过去已经出版过了,我收的都是我新的讲话,12年的。

第二,这本书和以往的选集不一样,我这里面除了文字以外,还有大量的图片,基本上没有公布过。

第三,这个书里面收集了我的批语和我的信件,亲笔写的,字不太好,但都是真话。只有一篇我稍微满意点,我认为写得比较好一点,就是我在浙江胡雪岩的故居所题的一幅字。我认为从书法上说还过得去就是这幅字,我认为写得比较规整,比较规矩,还可以看,请大家鉴赏。我送给你们我当国务院领导12年,我的经验我把我的经验送给你们,请你们看一看,我这十几年讲的是真话、胡话还是老实话,请你们鉴定。

综合

(注:本文摘自《朱镕基讲话实录》第三卷第1-15页,原标题是《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98年3月24日,朱镕基同志在北京中南海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编入《实录》的是朱镕基同志在会上即席讲话的录音整理稿。)

五条要求

虽然我的气量不大,但是我从不整人,从不记仇

对于那些敢于提意见的人,敢于当面反对、使我下不来台的人,我会重用他。

我给大家提出五条要求以期共勉:

第一,要牢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能搞特殊化。最近,中纪委派出巡视组到一些地区和部门进行检查,查出不少问题。我就想不到,其中很多人还是我的老朋友,这么无法无天,哪儿还有半点公仆的气味?!爬到这个地位,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随便享受啊?这怎么得了!

第二,要恪尽职守,敢于说真话。如果本届政府都是“好好先生”,我们就对不起人民。要做“恶人”,不要说“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变成庸人的社会,都不想得罪人,我不同流合污就行了”,这样想是不行的。首先,你们可以得罪我。我这个人气量不大,很容易发脾气,你要跟我辩论,我可能当场就会面红耳赤。所以,我记住了这句话:“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你没有贪欲,你就刚强,什么也不怕。这是我的座右铭。虽然我的气量不大,但是我从不整人,从不记仇,这是事实可以证明的。相反的,对于那些敢于提意见的人,敢于当面反对、使我下不来台的人,我会重用他。当然,也不是对一切人都重用,如果他没有能力,我还是不能重用。但是,我绝对不会记仇。本届政府刘积斌同志算一个,为了发国债的问题他曾跟我争得一塌糊涂,当时我对他很有意见。我到现在也认为,他还是错的,他那种发国债的办法是不行的,去年不是已经证明按我的办法做是正确的吗?不能搞市场招标,把利息抬得那么高,国家怎么负担呀?中国是特殊情况,国债利率比银行存款的利率高,世界上其他哪个国家有这种情况?你搞国债市场招标,只能把高利息给那些投机倒把的人。但是积斌同志很正直,很有能力,我认为选拔积斌同志担任国防科工委主任是很适合的。所以,请同志们对我放心。我当时可能会跟你们发脾气,跟你们争,甚至说一些很难听的话,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是不愿意改,而是改不了了。但是,我这辈子只是被人整,从来没整过人。所以,我们都要变成这样的人,不仅敢于得罪像我们这样的领导,还要敢于得罪下面的人。不然,国家纪纲是树立不起来的。我对你们高度信任,我不担心你们打击报复,我担心你们不敢得罪人。你们首先要敢于得罪我们,其次要敢于得罪你们管的人,要把他们管起来。有些部门,处长在那里做主,地方的省长、市长来看他,他对人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这样做不好。国家计委就存在这种现象,地方有很强烈的反映。一个小姑娘坐在那里,地方的同志跑到她跟前去汇报,不但不让人家坐,而且连眼皮都不抬。变成“处长专政”,那还得了?我不是讲所有的处长都这样。如果有这样的同志,马上就把他换了。这些人都没有资格当处长,他们不是公仆,要送他们去学习。

第三,要从严治政,不怕得罪人。从严治政,要严格一点,不能随便就放过了。这不是放过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问题,否则,我们国家的命运可能就被“放掉”了。现在,我们很多同志怕说真话得罪人,怕别人不高兴,但是,你要糊弄我也不大容易。我们一定要养成敢于说真话的习惯。

第四,要清正廉洁,惩治腐败。我们自己要清正廉洁,才能惩治腐败,否则做不到。

民间疾苦你都不知道、不了解,你怎么工作?

人民来信可能现在我批的是最多的。你看了才知道,有许多事情荒谬得不得了,令人发指,看了以后血压都会升高。

第五,要勤奋学习,刻苦工作。确实要学习好多新知识。亚洲金融危机,我们过去没遇到过,那只有学习。各驻外大使馆发来的电报,我一份一份地看他们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分析;虽然好多内容是雷同的,是从报纸上抄来的,但看一看,可以加深一下认识,100多份电报我都看了。境外报纸分析亚洲金融危机的部分我都看,香港报纸我一天至少看3份,看的就是经济版,不然我怎么知道它的股票行情、石油多少钱一桶。你不学习,你怎么应对现在这样变幻莫测的形势?不看材料,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看《焦点访谈》,民间疾苦你都不知道、不了解,你怎么工作?人民来信可能现在我批的是最多的。同志们一定要关心群众疾苦。你看了才知道,有许多事情荒谬得不得了,令人发指,看了以后血压都会升高。我到国务院工作八个年头了,深刻地感到,出个主意是非常容易的。主意可以出得很多,可以天上地下,博古通今,引经据典;定个政策也不是很难,只要你虚心听取各部门的意见,群策群力,也可以出台一个好政策,但是要落实就难得很。那不是你写一大篇批示,下面就会照着做,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最难就在于落实。我八年来的体会,就是要办一件事,不开八次、十次会议就没法落实。如果发一个文件,能兑现20%就算成功了,不检查落实根本不行。部委作出的任何决定、政策,也要下去检查、落实,反复地讲,反复地考虑。

比如新疆的棉花,根本销不掉,几百万担压在国家库里面,不收上来也不行,农民就不种棉花了。为新疆的棉花,国家财政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由于新疆的棉花价格比国外高,大家都愿意用进口棉花,我们自己棉花多了,却还拼命地进口棉花,走私猖獗。对这件事情我用过经济和行政办法,也不知开了多少次会,落实了没有呢?落实了,到目前为止,才卖出去几十万担新疆棉花。难哪!你们看没看3月15日那天电视的“3·15行动”节目?这次是对传销这种不法行为的集中报道。什么是传销?就是一个人发展10个人,10个人发展100个人,推销假冒伪劣产品,害得参与者家破人亡。推销给病人的所谓“医疗器械”,搞得人家倾家荡产,

病人原来还能站起来,使用后躺在床上起不来了。那些参加到传销网络里的人,有的几天就可以赚几千元,一个月赚上万元。我看了这个电视节目以后感到痛心。但是李岚清同志告诉我,他去年就作了批示,要取缔传销,文件给我看了,我也同意。时间过去一年多了,看来处理这件事情的阻力大得很呢。王众孚同志,我不是批评你,工商局下面好多机构不一定听你的,因为都是属于地方的,有的腐败得很呢!但是,你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岚清同志作了重要的批示后,你又印发了一个关于对传销的管理办法,那不就是说传销可以不取缔了!传销往往牵涉到地方的利益,那都是官啊,还有社会上的不良分子,都牵涉到里面。参加到这个传销网络里面的人,一旦要退出来,就要被毒打一顿。这是什么市场经济?简直是最黑暗的封建社会行为,所以非取缔不行,还能让它继续害人吗?

我回忆起刚到国务院工作时,深圳的“股灾”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全国都在搞股票。当时成都的股市有十多万人。他们在房顶上拍的照片,我至今还保留着。照片上人山人海,十多万人在那里赶骡马大会似的炒股票。四川省领导问我怎么办,我说坚决取缔,就是不许搞,不下这个决心怎么行?!所以,同志们,要落实、落实、再落实,你的文件发下去以后,你不下去跟着检查,没有多少人理你。现在,我们一些公司的老总、地方上一些管经济的同志,既无知,又大胆,根本不懂经济,瞎指挥,胆子大得不得了。对这些公司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报到我这里来的都是亏几十亿元的。中国农村发展信托投资公司亏68亿元,中国光大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亏50亿元。最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炒国际期货,在伦敦期货市场上胡来,外国人都被吓坏了。后来,外国人看清楚了,这是一帮糊涂虫,就整了他们一下,结果亏了7.7亿美元,就是60亿元人民币,这不是对人民犯罪吗?!银行也是帮凶。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炒期货都是借外国的钱,也没有指标,这样做完全是违法的。谁给它担保的呢?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这个行长不但要撤职,而且终身不能在银行任职,我看他应该坐牢。中国银行总行都无权这样担保,何况一个省分行。领导班子是非常重要的。就怕这些“半吊子”,你说他不懂吧,他滔滔不绝,还能说几句洋文,搞得你晕头晕脑;其实,他狗屁不懂,在外面胆子大得不得了,就应该把这样的人撤了!不能怕得罪人。

约法三章

我们下去都是代表政府工作的,省委书记就不必陪了

我们现在下去很难看到真实情况,地方事先都布置好了,我们有时突然改变他们的安排,马上就会发现问题。

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大家互相激励、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就可以为全国的政府系统做个表率。因此,我们要共同“约法三章”:

第一条,在国内考察工作,要轻车简从,减少随行人员,简化接待礼仪,不陪餐、不迎送。我们带头做起,国务院的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下去考察工作,只带一个副部长以上的干部,其他有关的部门最多去一个司局长。很多问题在下面根本解决不了,没有必要带那么多人。不然,副部长不够用。国务院这么多副总理,他们怎么陪得起?不要一大帮子人下去,又吃又喝的,把风气带坏了。现在各省区市就这样,人民群众怨声载道。吃吃喝喝是不得了的,所以我加一句:不陪餐、不迎送。关于陪餐,我刚到国务院工作的时候,是非常严格的,要求不陪餐。到最后我没有办法,只同意陪餐一次,刚到地方的时候,省委书记、省长陪餐一次。后来,发展到去的时候吃一次,回来的时候还要吃一次。现在,我看不能再妥协了,还是各人吃各人的,搞到一起干什么?弄得谈话也不能谈话,搞得很庸俗。岚清同志说,把这个规定在报上公布,公布后,大家出去就都可以说,这是国务院的规定,我们不想违纪。其实有一个省领导陪同就可以了,像我们下去都是代表政府工作的,省委书记就不必陪了。

第二条,精简会议,压缩会议时间,减少会议人员,不在高级宾馆和风景名胜区开会。我们可以到穷一点的地方去开会,大家去访贫问苦,也可以表示国务院对人民群众的关怀。

第三条,除党中央、国务院统一组织安排的活动外,国务院领导同志一般不出席各部门、各地方、各单位召开的会议。我们要刹一下“会议风”,什么都开会,讲的都是空话,最后还是不落实。国务院组成部门召开的会议,部长去讲,事先可以向主管副总理、国务委员汇报一下,该对你提的意见,当面就跟你讲了,你回去开会就行了。过去,我们把很多时间都泡在这种会议上面,没法思考问题。

还要作一个规定:国务院领导同志不参加接见、照相、颁奖、剪彩、首发首映式等事务性活动。

 

朱镕基语录

“说诚实”

“说信访” “说舆论监督”

我到某省会城市考察下岗职工再就业服务中心。原来是一个大仓库,空空荡荡的,他们在几天之内把许多个体户都搬进去,里边人山人海。我去参观的时候,那欢呼啊!人人都想跟我握手,挺有劲儿的,热情得很。我一回到北京,就收到一封人民来信,说那些都是假的,不信现在你再去看看,一个人也没有了。我就派国务院办公厅的同志去微服私访,果然来信反映的情况属实。

1999年2月5日,《信访工作是联系群众的重要渠道》

如果我这一任政府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中国不做假账,那我就死可瞑目了。如果将来从国家会计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还做假账的话,我就死不瞑目了。

2001年12月6日,《加强舆论监督》

“说信访”

我还讲过几次,对待这些“拦轿喊冤”的人,一定不要打他们,不要推他们,他们是人民群众,要礼貌地对待;他们的状子一定要交给我批。凡是“拦轿喊冤”的人的告状信,我都做了批示。后来有人对我说,你老是批,批了又见效,这样拦车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我说,越多就越多嘛。别的事我办不了,批几个字总还可以吧。

2000年2月13日,《发挥好信访工作的三个作用》

“说舆论监督”

去年,我批了200件;今年到11月,就达到200件了。但是现在,效果好像没有过去那么好了。刚开始批的时候,下面都很紧张,领导亲临现场调查研究;现在效果就越来越弱,处理也不像过去那么认真了。河南省夏邑县曹集乡违规集资盖办公大楼,就只给了乡领导一个党内警告处分。我看了以后伤心不已,这件事得判刑的,党内警告哪能解决问题啊!

2001年12月6日《加强舆论监督》

我过去几年里是每晚必看《焦点访谈》,我觉得我作为总理,如果不去关心人民的疾苦,我当什么总理!我看完后必定打电话,不是打给部长就是打给书记。尽管我知道打电话只是针对几个农民或者几个老百姓的问题,但是我能为这几个农民、几个老百姓伸冤,能够解决问题,我觉得也好受一些,大事办不了,办了一点小事也好。有时也想不打电话了,反正这种事情多得很;但转过念来一想,我还是要打。

2003年1月27日《值得纪念的五年》

“说反腐”

如果千里长江大堤,质量大抵如此,则中国危矣,而我等均该骂名千古。曾记去年今日,解放军牺牲生命保卫洪湖大堤,而今一撮蛀虫公然克扣国库公帑,置百万人民生命于不顾,政府诸公视而无睹,国法何在,公理难容。

1999年7月7日,《搞“豆腐渣工程”公理难容》

部队伍的腐化相当严重。有些事情是前所未闻的。县长买通杀手去杀县委书记,他好当书记;副县长买通杀手杀县长,他好当县长。这类案件不是一起,起码有五起之多。我们只听说过跑官、买官的事情,没有听说过有杀人升官的事。居然腐败到这个程度!

1999年2月5日,《信访工作是联系群众的重要渠道》

“说房地产”

我讲过房地产的过热,但是我发现绝大多数同志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总是首先来一句话“总体上都是非常好的”,然后说那么一点点的问题。绝对不是这样!这种过热是不得了的,1993年就是房地产的过热,结果现在的海南岛还是“遍体鳞伤”。

我非常担心的就是搞“城镇化”。现在“城镇化”已经跟盖房子连在一起了,用很便宜的价格把农民的地给剥夺了,让外国人或房地产商搬进来,又不很好地安置农民,这种搞法是很危险的。

2003年1月27日《值得纪念的五年》

来源:腾讯新闻

朱镕基:本届政府若都是好好先生就对不起人民》上有10条评论

  1. 朱总理就像很多生活中的老实人一样,性子很直,有正义感,嫉恶如仇。这样会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所以很多人会不喜欢(当然以受揭发的为主),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一个好人。但是事实是,从来没有哪个人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来向世人证明,好人有好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